我的父親,是個匠人


我的父親是個普通的銀匠
從小耳邊最熟悉的
就是父親手里拿著鐵錘叮叮當當的敲擊聲
那時候,雖然父親很少與我交流
但在我心目中,他是個真正的匠人


幾把錘子、一套鏨子、一張草圖
他就可以把大到銀火鍋、小到銀耳釘
紋樣、造型完美展現出來
花紋有深有淺,十分靈動
漂亮極了,技藝簡直神了


那時候,我最喜歡做的
就是坐在父親身邊,靜靜看他敲敲打打
也是那時才知曉,這技藝叫手工制銀
是我們麗江延續多年的傳統技藝


后來
我覺得他有點無聊,也有點傻
別人幾秒鐘就印刷出一大摞的圖樣
他要用筆畫很久才能完成一張草圖
別人用機器一天制作出一大筐產品
他要用錘子、鏨子花個幾天幾夜完成一個手鐲


傳統手工費時、費力,效率低下
再加上受工業化的影響
很多年輕人不愿干這種出力多、見效少的工作
父親覺得這門手藝已是漸行漸遠


父親常自言自語說:“銀匠這活,丟了可惜”
知父莫若兒
時至今日,回味父親當時的話
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流下痛惜的淚


再后來
隨著年紀漸長
產生興趣的我,開始從師父親
學習手工制銀這門手藝
這簡直是個磨礪人心性的事兒
但不管怎樣,我自己還是對“手工”的東西無法自拔
因為我認為每一件手工的東西都有特別的意義


父親說:“過得了三關,才算是成了學徒”
第一關,要耐得住性子,會侍候人
第二關,不怕吃苦,不偷懶
第三關,為人要有“成色”,也就是“操守”道德關
父親此時也不再是沉默的慈父
而是化身嚴格的老師


在制作銀器的過程中
我也改變了曾經不屑的看法
就像父親教誨的那樣
“簡單的事情重復做,你不厭煩,你認真,你就出成績了”
這不只是在講制銀技法
也是在提點我的人生之路


父親說:“工必有神,匠人不能光靠模仿,得靠靈性”
漸漸的,我也因手工制銀開始走進父親的世界
也漸漸明白,父親對這項艱澀藝術的堅持
手工制銀技藝,需要有人惦念、傳承
需要發揚光大,再現輝煌


加工,銷售,銀工為業
師傅,銀匠,溫馨的稱謂
父親,年復一年,日復一日
用執著的堅守和獨具的匠心
用心雕琢著一件件手工藝品
在歲月的沉淀中傳承著中華傳統文化
無形地彰顯出銀匠本色的魅力
也贏得了尊重


平凡了一輩子的父親
如蠟炬悠悠地光照著兒孫成群的家庭
也為周圍傳遞著宜人的色彩
無論時間如何流轉
父親,永遠都是我心中
那位真正的匠人


云南省麗江市束河街道黃山社區茨滿四五組
微信
微博
售后